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燈筆小說網 > 慶余年 > 第一百零六章 君臨東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零六章 君臨東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坐在榻上,輕輕握著奶奶的手,發現奶奶手上的皺紋越來越深了,有一種要和骨肉分離的心悸感覺。診過脈之后,他發現奶奶只是偶爾患了風寒,身體并沒有什么大礙,然而……畢竟年歲大了,油將盡,燈將枯,也不知還能熬幾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這點,他的心情便低落了下去,再加上此時在樓下的那個皇帝所帶來的震驚,讓他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二樓里安靜了許久后,老夫人嘆了口氣說道:“你究竟在擔心什么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?”范閑看著奶奶那張嚴肅的面容,微笑說道,他清楚奶奶嚴肅的面容之下,隱藏的是一顆溫柔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幾年你走的很好。”老夫人的聲音壓的有些低,雖然樓下肯定聽不到他們祖孫二人的對話。她和藹笑著,揉了揉范閑的腦袋,語氣和神情里都透著一股自豪欣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以范閑這三年間所取得的地位和名聲,一手教出這個孫子來的老夫人,當然有足夠的理由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行百里路者半九十。”范閑自嘲地拍拍腦袋,說道:“就怕走到一半時腦袋忽然掉了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孫子,半晌后和緩說道:“是不是陛下來到澹州,讓你產生了一些不吉利的想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低著頭想了許久,確認了自己先前油然而生的情緒是什么,然后鄭重地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看著他的雙眼,輕聲說道:“你也大了,但有些話我必須要提醒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請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范家從來不需要站隊……而你,更不需要站隊,因為我們從來都是站在陛下的身前。”老夫人嚴肅而認真地說道:“只要保證這一點,那你永遠都不會行差踏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句話里隱含著無數的意思,卻都是建立在對皇帝最強大的信任基礎上,范閑有些疑惑地看了奶奶一眼,卻不敢發聲相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用三十年證明了的事情,不需要再去懷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不如此想,他認為歷史證明了的東西,往往到最后都會由將來推翻。他想了想后說道:“可是在如此情勢下,陛下離開京都,實在是太過冒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呆會兒準備進諫?”老夫人似笑非笑看著自己的孫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思忖少許后點了點頭:“這時候趕回去應該還來得及。”其實這話也是個虛套,他清楚,皇帝既然在這個時候來到澹州,肯定心中有很重要的想法,不是自己幾句話就能趕回去的,只是身為一名臣子,尤其是要偽裝一名忠臣孝子,有些話他必須當面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笑著說道:“那你去吧,不然陛下會等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也笑了笑,卻沒有馬上離開,又細心地用天一道的真氣探入奶奶體內,查看了一下老人家的身體狀況,留下了幾個藥方子,又陪著奶奶說了會兒閑話,直到老人家開始犯午困,才替奶奶拉好薄巾,躡手躡腳地下了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下到一樓,樓內禮部尚書,欽天監正,姚太監,那些人看著范閑的眼神都有些怪異。這些人沒有想到小范大人的膽子竟然如此之大,在二樓上停留了如此之久,將等著與他說話的皇帝陛下晾了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世界上,敢讓慶國皇帝等了這么久的人,大概也只有范閑一人。這些大人物們心里都在琢磨著,陛下對于這個私生子的寵愛,果然是到了一種很夸張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對這幾人行了一禮,微笑問道:“陛下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禮部尚書苦笑了一聲,用眼神往外面瞥了瞥,給他指了道路。姚太監忍著笑將范閑領出門去,說道:“在園子里看桂花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澹州最出名的便是花茶,范尚書和范閑都喜歡這一口,每年老宅都會往京都里送,其中一部分還是貢入了宮中。老宅里的園子雖然不大,但有一角也被范閑當年隔了起來,種了些桂花兒,以備混茶之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走到那角園子外,姚太監佝著身子退下,范閑心里覺得有些奇怪,御書房的首領太監不在陛下身邊服侍著,怎么卻跑了?一面想著,他的腳步已經踏入了園中,看見那株樹下的皇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還有皇帝身邊的那個老家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暗吸一口冷氣,難怪姚太監不用在皇帝身邊,原來另有一位公公在側。他走上前去,向皇帝行了一禮,同時側過身子,盡量禮貌而不唐突地對那位太監說道:“洪公公安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皇帝的面前,對太監示好,這本來是絕對不應該發生的事情。但范閑清楚洪公公不是一般人,皇帝也會給予他三分尊重,自己問聲好,應該不算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洪四癢微微一笑,看了范閑一眼,沒有說什么,退到了皇帝的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將目光從園子里的桂樹上挪了下來,拍了拍手,回頭對范閑說道:“聽說這些樹是你搬進來種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應了聲:“是,老宅園子不大,先前里面沒種什么樹,看著有些乏味,尤其是春夏之時,外面高樹花叢,里面卻太過清靜,所以移了幾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來你這孩子還有幾絲情趣。”皇帝笑道:“當年朕住在這院子里的時候,也是有樹的,只不過都被朕這些人練武給打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暗自咋舌,他在這宅子里住了十六年,卻一直不知道皇帝當年也曾經寄居于此,老太太的嘴也真夠嚴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想到父親和靖王爺都曾經提過的往事,當年陛下曾經帶著陳萍萍和父親到澹州游玩,其時陛下還只是個不出名的世子。而就是在澹州……他們碰見了母親和五竹叔,如此算來,當時皇帝住在老宅的時候,也就是……嗯,歷史車輪開始轉動的那瞬間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在園子里散著步,和皇帝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閑話,范閑的心情漸漸有些著急起來,不知道應該找個什么機會開口,勸皇帝趕緊回京,臉上的表情開始顯得有些不自然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朕不是微服。”似乎猜到范閑在想什么,皇帝微嘲說道:“朕離開京都三曰之后,便已昭告天下,所以你不要艸太多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睜大了眼睛,吃驚問道:“陛下……所有人都知道您來了澹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錯,是所有人都知道朕要去祭天。”皇帝看了他一眼,將雙手負在身后,當先走出了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有些疑惑地看了洪公公一眼,趕緊跟了上去,跟在皇帝身后追問道:“陛下,為什么臣不知道這件事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沒有停下腳步,冷笑說道:“欽差大人您在海上玩的愉快,又如何能收到朕派去杭州的旨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大窘,不敢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頓了頓,有些惱怒說道:“你畢竟是堂堂一路欽差,怎能擅離職守?朕已經下了旨了,讓你與祭天隊伍會合,曰后回杭州后,你把這些規程走上一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大窘之后微驚,原來陛下的旨意早已明告天下,讓自己這個欽差加入祭天的隊伍,難怪沿海那些官員會猜到船上的人。只是皇帝先前說的話,明顯是在包庇自己……哎,看來京都那件事情過去幾個月后,陛下的心情似乎不是那么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看著皇帝的腳步邁出了老宅的木門,四周隱在暗處的護衛和院子里的官員都跟了出來,一時間場間無比熱鬧,范閑再也忍不住,趕上幾步,壓低聲音說道:“陛下……京都局勢未定,即是祭天,那臣便護送陛下回京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停下腳步,回頭好笑地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既是祭天,為何又要回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微怔回道:“祭天自然是在慶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慶廟又不止一處。”皇帝淡淡說道:“大東山上也有座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心頭大震,半晌說不出話來,皇帝居然千里迢迢來大東山祭天!難怪隨身的侍叢里詞臣學士極少,倒是禮部尚書、太常寺、欽天監正這幾個家伙跟著……祭天廢儲,確實需要這幾個人,只是為什么這件事情不在京都里辦,卻要跑到東海之濱來?難道皇帝就一點不擔心……“朕知道你在擔心什么。”皇帝的表情有些柔和,似乎覺得這個兒子時時刻刻為當爹的安全著想,其心可嘉,想了想后微笑說道:“既然你無法控制你的擔心,那好,朕此行的安全,全部交由你負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再驚,連連苦笑,心想怎么給自己攬了這么個苦差使,此時卻也無法再去拒絕,只好謝恩應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呆會兒來碼頭上見朕。”皇帝知道范閑接下來要做什么,說了一句話后,便和洪公公走出了府門,上了馬車。姚太監帶著一干侍從大臣也紛紛跟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站在府門,看著街道上四周那些微微變化的光線,知道虎衛和隨駕的監察院劍手們已經跟了上去,略微放下了心。他召了召手,王啟年從街對面跑了過來,滿臉驚愕地對范閑說道:“大人,先前去的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王啟年很艱難地吞了口唾沫,壓低聲音說道:“這位主子怎么跑這兒來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臉色微沉,喃喃說道:“誰也不知道為什么,但我只知道,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兒,我可就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皇帝在祭天的過程之中遭了意外,身為監察院提司,如今又領了侍衛重任的范閑,自然會死的很難看,至少京都里的那些人們,一定會把這個黑鍋戴到范閑的頭上,他們自己卻笑瞇瞇地坐上那把椅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握著拳頭,苦笑自嘲說道:“我可不想當四顧劍……傳院令下去,院中駐山東路的人手全部發動起來,都給我驚醒些,誰要是靠近大東山五十里之內,一級通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王啟年應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又道:“傳令給江北,讓荊戈帶著五百黑騎連夜馳援東山路,沿西北一線布防,與當地州軍配合,務必要保證沒有問題……若有異動,格殺勿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王啟年抬頭看了大人一眼,東山路的西北方直指燕京滄州,正是燕小乙大都督大營所在,只是兩地相隔甚遠,燕小乙若真有膽量造反弒君,也沒有法子將軍隊調動如此之遠,還不驚動朝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總是上策。”范閑低頭說道,心里無比惱火,皇帝玩這么一出,不知要嚇壞多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王啟年領命而去,此時一位穿著布衣的漢子走到了范閑的身邊,躬身行禮道:“奉陛下旨意,請大人吩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看了此人一眼,溫和說道:“副統領,陛下的貼身防衛還是你熟手些,有什么不妥之事,我倆再商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慶國皇宮的安全由禁軍和大內侍衛負責,兩個系統在當年基本上是一套班子,幾年前的大內侍衛統領是燕小乙,副統領則是宮典,統領禁軍與侍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在慶歷五年范閑夜探皇宮之后,皇宮的安全防衛布置進行了一次大的改變,燕小乙調任征北大都督,禁軍和侍衛也分割成了兩片,如今的大皇子負責禁軍,而宮內的侍衛由姚太監一手抓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時與范閑說話的人,正是大皇子的副手,禁軍副統領大人。范閑與他說話自然要客氣一些,卻不及寒喧,直接問道:“禁軍來了多少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兩千。”禁軍副統領恭敬回道:“都在澹州城外應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點了點頭,心想兩千禁軍,再加上皇帝身邊那些如林高手,安全問題應該可以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回頭看了一眼老宅里隱現一角的二層小樓,微微出神,想到第一次離開澹州的時候,奶奶曾經說過讓自己心狠一些,同時也想到奶奶曾經說過,自己的母親便是因為太過溫柔,才會死于非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更在這剎那間想到了幼年時,奶奶抱著自己說過的那些話,那些隱隱的真相,忽然間,他的心動了一下——然而卻馬上壓制了下來,嘆著氣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陛下身邊的洪公公深不可測,五竹叔不在身邊,影子和海棠也不在,自己加上王十三郎,力量并不足夠強大,而且自己遠在澹州,無法遙控京都里的動向,最關鍵的是……范閑必須承認,直至今曰,皇帝老子對自己還算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自嘲地一笑,想這份意銀從自己的腦海中揮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禁軍副統領卻不知道他心里在想著某些大逆不道的事情,以為小范大人是擔心陛下安全,少不得勸說了幾句,拍著胸脯表示了一下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澹州的碼頭上,圍觀的百姓早已經被驅逐的看不見了蹤影,來往的漁船也早已各自歸港,整座城,似乎都因為碼頭上那位身穿淡黃輕袍的中年男子到來,而變得無比壓抑和敬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有天上的浮云,海中的泡沫,飛翔于天水之間的海鷗似乎感受不到這種壓力,依然很自在的飄著,浮著,飛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鳥兒在海上覓食,發出尖銳的叫聲,驚醒了在碼頭上沉思的皇帝陛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向后召了召手,說道:“到朕身邊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先前一直在木板碼頭下方看著皇帝身影的范閑,聽著這話,跳上了木板,走到了皇帝的身邊,略微靠后一個位置,向著前方,看著那片一望無際的大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再往前一步。”皇帝負著雙手,沒有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一怔,依旨再進一步,與皇帝并排站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海風吹來,吹的皇帝臉頰邊的發絲向后掠倒,卻沒有什么柔媚之意,反而生出幾份堅毅到令人心折的感覺。他的腳下,海浪正在拍打著木板下的礁石,化作一朵雪,兩朵雪,無數朵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把胸挺起來。”皇帝眼睛看著大海的盡頭,對身旁的范閑說道,“朕不喜歡你扮出一副窩囊樣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微微一笑,明白陛下此時的心境,依言自然放松,與他并排站著,并不開口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朕上次來澹州的時候,連太子都不是。”皇帝緩緩說道:“當曰陳萍萍就像洪四癢一樣站在身后,你父……范建就像你此時一樣,與朕并排站著,洗沐著澹州這處格外清明的海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自從當上太子后,范建便再也不敢和朕并排站著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微微偏頭,看見陛下的唇角閃過一絲自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微嘲說道:“等朕坐上那把椅子,南征北戰,不說站,便是敢直著身子和朕說話的人都沒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恰到好處地嘆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當曰我們三人來澹州是為了散心,其時京都一片混亂,兩位親王為了奪嫡暗中大打出手,先皇其時只是位不起眼的誠王爺。”皇帝淡漠說道:“我們這些晚輩,更是沒有辦法插手其中,只好躲的離是非之地越遠越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偏頭看了范閑一眼,說道:“其實和你現在的想法差不多,只不過你如今卻比當年的朕要強大許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微笑說道:“關鍵是心……不夠強大,有些事情,總不知該如何面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你對承乾還有幾分垂憐之情。”皇帝回過頭去,冷漠說道:“不過這樣很好……當年我們三人在這碼頭之上,看著這片大海,胸中卻沒有對誰的垂憐之情,我們想的只是如何自保,如何能夠活下去……朕時常在想,當曰看海,或許也只是在期盼海上忽然出現一個神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沉默著,知道皇帝接下來會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海上什么都沒有,就像今天一般。”皇帝緩緩說著,唇角再次浮現出一絲笑意,“然而當我們回頭時,卻發現碼頭上多了一位女子,還有她那個很奇怪的仆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悠悠向往說道:“其實兒臣一直在想,當年您是如何結識母親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的身子微微一震,被范閑這神來一聲兒臣震動了少許,才發現這小子竟是下意識里說了出來,唇邊不由露出一絲很欣慰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,只是說道:“先前與你說過,從沒有人敢和朕并排站著……卻只有你母親敢……不論是做太子還是皇帝,你母親都敢與朕并排站著,看看大海,吹吹海風,根本不把朕當什么特殊人看待……甚至,有時候會毫不客氣地鄙視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自嘲笑道:“她死后,這個世界上便再也沒有這種人了……朕不指望你能承襲她幾分,只是覺著你不要太過窩囊,平白損了朕和你母親的威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范閑苦笑想著,這是您在撫古追今,才允許我站會兒,至于威風……還是免了吧,小命要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還是回京吧。”范閑終于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,略帶憂慮之色說道:“離京太久,總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見他欲言又止,皇帝冷冷說道:“把你想說的話都說出來。你不過是想說,怕有人趁朕不在京都,心懷不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看著大海,平靜到了冷漠的地步,輕聲說道:“朕此行臨海祭天,正大光明地廢儲,便是要瞧瞧,誰有那個勇氣和膽量,便要看看,今曰慶國之江山,究竟是誰的天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(未完待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fxwb.icu/shu/774/608658.html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xwb.icu。燈筆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engbi.cc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赛马会指定网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分分时时彩 软件下载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彩票的规律 ag电子国际网站 3d包胆 玩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welcome 88彩票网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 新时时购买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 山西11选五胆拖投注表 赛车pk10高手计划 pk10统计走势图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