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燈筆小說網 > 明末錦繡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夜戰 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夜戰 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軍營寨墻都是由裝滿土的大筐垛成,最下邊是三排大筐,中間是兩排,最上面是一排,在中間建有木質的樓梯,還有甬道,方便守夜的士兵巡邏。m.。現在足有一個排的士兵沖上甬道,端起火槍對外面開始射擊。哪想到這時候大雨,很多槍管被灌進雨水。火槍和火炮還不一樣,火炮火藥包有絲綢包裹,是整個填入炮膛的,這樣炮膛里有些水到不耽誤事。可是火槍不同,火槍需要將火藥灌入槍膛,里面有一點水就打不響,那個排的火槍齊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打響,稀稀拉拉的如同放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在后面看著大罵:“廢物!廢物!這么大的雨火槍能打著嗎?還不找一個帳篷擦干槍管,裝填完畢再出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實如果這個時候清軍抓住這個機會全力攻擊北門,是能攻進來的。這時候明軍只有四門火炮開火,并且士兵手忙腳亂,在雨中裝填,大部分火槍打不響,清軍如果前線指揮官抓住戰機是能取得些戰果的。可是清軍將領都怕死,他們都知道明軍火器厲害,早就躲到后面,就是徐勇一個副將都不準備去前面涉險,那些總兵將軍就更不要說了。這樣就導致了清軍最前線只是一些百戶把總的低級軍官,這些人看到沒有上官管著,再加上明軍的火炮實在厲害,為了自己的小命紛紛退了下來,他們身邊的士兵自然有樣學樣,也跟著如同潮水一樣退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趴在垛口上看到清軍退了,心中長出一口氣,剛才是在太兇險,如果清軍戰斗力在強一些就能沖進來。這個時候軍營中大隊人馬來了,趙國棟來到朱宏三身邊說道:“陛下,雨太大,請回到帳篷躲雨,這里交給臣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點點頭,拉著趙國棟說道:“現在天黑,外面軍情不明,打退清軍進攻就好,不要出去追擊,一切等到天亮再說!”朱宏三說完來到二百米后的一處帳篷,在這里自然有人伺候他換下淋濕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朱宏三換衣服的時候,清軍敗兵退到小樹林。身穿蓑衣的洪承疇看到徐勇和馬得功回來了,低沉的臉問道:“徐副將,你為何這么快就回來了?戰果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帥,明軍火炮實在犀利,末將實在沖不進去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屁,徐勇,你以為我在后隊就聽不見明軍火炮聲嗎?一共只有四門火炮,你五千人就沖不進去嗎?是不是你畏敵如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帥,不是這樣啊!兄弟們實在拼死戰斗了,可是明軍火炮太犀利,一炮就能打死上百兄弟。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洪承疇揮手不讓徐勇接著說下去:“馬得功,你也去了,你說說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得功心中合計,現在如果替徐勇說話,作戰不力的罪名就有自己一個,死道友莫死貧道,還是徐勇你自己倒霉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帥,末將帶領一萬騎兵在后隊,親眼所見徐副將作戰不力,明軍只打了兩次炮他就退了下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徐勇本來還指望馬得功為自己說話好,哪想到馬得功好話沒說到玩上落井下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馬得功,你個王八蛋,老子在前面拼死戰斗你怎么不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洪承疇等的就是這句話,現在清軍六萬人在大雨中淋了一晚上,士氣低落,正需要一個人頭來振奮士氣,讓這些家伙死命作戰,徐勇正好不是自己的嫡系,他一個流寇出身,前主子李成棟還投了明朝,拿他的人頭正好來祭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將徐勇和他的五個領軍校尉推出去砍了,人頭傳首三軍,他的隊伍交給馬得功帶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洪承疇的親兵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,將徐勇和那五個倒霉蛋推出去一刀砍了,將人頭呈上。所有的清軍將領看著六顆血淋淋的人頭脖子直冒涼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得功本來是洪承疇的心腹,知道自己沒什么事,但是真的看到人頭也感覺不太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洪承疇揮揮手讓親兵將這六顆人頭拿下去,對馬得功說道:“馬總兵,你的二萬騎兵最有戰斗力,現在我將徐勇剩下的四千人全部交給你,你一定要給我沖破明軍的寨墻,能辦到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時候說辦不到就是個死,馬得功咬咬牙說道:“請大帥放心,末將一定辦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馬總兵,只要你辦到,本官保舉你當江南提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提督可是正一品的武官,并且提督掌管一省的兵權,是名副其實的封疆大吏。馬得功一聽能升官,更是眼睛都紅了:“請大帥放心,末將愿立軍令狀,如果不能拿下明軍寨墻,如同徐勇一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本官在后隊給你壓陣,你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得功回到自己軍中,找來自己的親弟弟的馬德柱,和弟弟說道:“老二,今天看樣子咱們哥們要拼命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德柱是副將,剛才也在邊上,看到了徐勇被砍頭的經過,現在聽自己哥哥說不免為難道:“大哥,現在天黑,咱們的士兵都看不見啊,這仗可怎么打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打不了也要打,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敗,如果敗了徐勇就是咱們哥們的樣子!剛才我看明軍火槍稀稀拉拉,應該是受了潮不能使用,咱們這樣,老二你帶一萬去西門,我帶剩下的人在北門,只要有一處地方攻破都是咱哥們的功勞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大哥!我現在就帶人去西門,你要小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得功一把抓住馬德柱低聲說道:“老二,你目標小,如果實在攻不進去,你帶幾個人一定要先跑,回到揚州將咱倆的家人安排好,不要出來當官了,做一個富家翁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德柱聽大哥這么說也沒說話,點點頭然后帶人去了西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馬得功召集來自己的手下,收攏部隊,帶上一萬四千人接著攻打北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明軍大營中這時幾個文官都已經醒了,紛紛出門問清情況后來北門這里和朱宏三請安。朱宏三看到佟養甲、錢謙益、姜曰廣、張煌言等文官一個不落,全都集中到自己這里,不禁笑道:“讓各位先生擔心了,大家放心,清軍攻不進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時候朱宏三看到小妾王婉兒在李承恩的陪同下也過來了,不禁皺眉問道:“你這么來了?戰場上刀槍無眼傷到你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李承恩看到朱宏三生氣,低著頭不敢說話。王婉兒在邊上笑道:“是我讓李公公陪我來的,現在兵荒馬亂,還是陛下身邊安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些臭老九不是關心自己,是因為自己這里安全才跑到這來。倒也是,禁衛師副師長韓三強害怕皇帝有失,派來了一個團三千人團團圍在外圍,里面還有五百錦衣衛保護,正是固若金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姜曰廣、張煌言還要點臉,臉上一紅低頭不說話。錢謙益和佟養甲根本不知臉皮為何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錢謙益呵呵笑道:“陛下,老臣到此是想看一看我神武皇帝大顯神威,如何消滅洪承疇那個狗漢奸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佟養甲在邊上敲著邊鼓:“錢大人,你不知道,當年我和陛下南下時在衡州碰到流寇上萬人馬,陛下只憑不到一千人就將他們擊敗,對面這些清軍和流寇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兩個老家伙恬不知恥拍馬屁的時候,大營外傳來密集的馬蹄聲,看樣子是清軍上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邊上的韓三強作戰經驗豐富,聽到馬蹄聲不禁懷疑:“咱們有寨墻保護,用騎兵沖鋒不是找死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也搞不懂為什么,但是他突然看到地面上的水坑,突然想起自己的寨墻都是泥土堆成,最怕的就是雨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!傳令讓甬道上的士兵都下來,清軍要對寨墻動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趙國棟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,但是還是認真的貫徹了皇帝的命令,讓留在甬道上的幾百士兵下了甬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些士兵剛下甬道,就聽到大營外面的馬蹄聲停止了,突然外面甩進來上百個鐵鉤子,紛紛抓在寨墻的柳條筐上。接下來馬蹄聲再次響起,鐵鉤子發力,將一片片泥土堆成的寨墻帶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其實如果在白天或者沒有下雨的天氣,清軍騎兵絕對不能靠近寨墻。可是哪想到朱宏三這么倒霉,正好趕上下大雨,五百斤的大土筐被雨水沖刷的剩不到一半,再加上現在是黑夜,明軍無法瞄準,這才讓清軍偷襲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看到好好的寨墻被破開二百多米,知道今晚上要有一場惡戰,自己這邊除了火炮外火槍只有三成能用,看來不肉搏是不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脫去龍袍,露出里面穿的鋼制扎甲,伸手從身邊錦衣衛手中接過兩把橫刀,對身邊的王顯說道:“王顯,你帶著二百人保護各位大人!大哥,看來今晚上又要干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干活”是朱宏三的黑話,就是殺人放火的意思。朱宏義也不說話,點點頭也脫去四爪團龍袍,露出身上穿的三層重甲,拔出他那兩把和斬*馬刀一樣的橫刀,一聲不響的站在朱宏三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fxwb.icu/shu/177273/43157171.html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xwb.icu。燈筆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dengbi.cc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赛马会指定网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s id="atkiv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atkiv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strong id="atkiv"></strong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atkiv"><ins id="atkiv"><thead id="atkiv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atki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atkiv"><font id="atkiv"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州按摩师招聘信息 北京快乐8是不是官方的 十期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女排联赛即时比分 有快乐飞艇这种彩票吗 腾讯分分五星漏洞表格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天天彩选4开奖号码 2019时时改为20分钟一期 mg电子4377 哈尔滨沐足按摩技师招聘 pc蛋蛋28加拿大网站 广东时时快乐十分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网站 36选7开奖结果广东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